SPACE 空间
返回主页   http://space.lamost.org

请选择适合您的字体大小:【

震撼心灵的三分钟

——记廿一世纪首次日全食

书呆子

  公元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一日,非洲南部安哥拉,赞比亚,津巴布韦,莫桑比克,马达加斯加等五个国家迎来了新世纪第一次日全食。

  六月二十一日清晨,全食首先出现在靠近南美洲海岸的大西洋面上。下午13时39分,月球巨大的阴影开始进入非洲大陆,并沿着一条狭长的曲线向东南方向推进:穿过赞比亚首都卢萨卡,覆盖风景如画的津巴布韦北部区域,日落前不久接近马达加斯加西部海岸。伴随着几乎同步出现的马达加斯加海岸边迷人的晚霞,月球的阴影最后在印度洋上脱离地球表面。

  我参加了NASA休斯顿航天中心天文协会组织的日全食观测团实地目睹了这次天象奇观。全团三十二人中,与我一样的业余天文爱好者占大多数,但几乎人人都曾有过成功观测日全食的经历,其中有人竟达十三次之多。我是新手,第一次。我们选择的观测点位于赞比亚首都卢萨卡西北。全食发生于当地时间下午15时09分,太阳介时位于地平线以上31度左右,全过程历时3分37秒。我们的非洲之行共持续了九天。在津巴布韦境内非洲南部最大的野生动物自然保护区渡过了4天,在津巴布韦赞比亚边界上的维多利亚大瀑布渡过了两天,最后于六月二十日动身前往我们行程的中心目的地,赞比亚首都卢萨卡。下面用准日记的方式记录我此次非洲之行的最后三天。

  读者可在以下网页看到下面文章中引用的全部图片。网址是:http://sdz_photos.home.att.net/zambia/

六月二十日

  成功的日全食观测需要好天气的配合。来到非洲后过去的七天里,只是在津巴布韦有两个下午遇到了多云天气,且只是飘动分散的云块。其它时间,日日夜夜,经历的是南半球非洲大陆冬季特有的晴空。看来我们会有好运气。为了纪念新世纪首次日全食,津巴布韦邮电部特别发行了一组纪念邮票。其中一张邮票图案形象的描绘了日全食发生时自始至终偏食-全食-偏食的全过程。

Partial - Total - Partial Phases

  清晨,我们乘坐旅游大巴离开了边界上的维多利亚大瀑布,沿公路向首都卢萨卡进发,结果整花了近十个小时才走完了预计六个半小时的路程。行驶在赞比亚的公路上,途经大大小小的城镇村庄,我们体验了已扩展到全国每个角落的“日食热”。尽管路经的区域由于距离中心线太远只能看到偏食,当地居民们高涨的热情仍然深深感染了我们。在途中几次短暂停留中,许多人围住我们询问各种各样的问题。他们中没有人见过日食,但既然我们这些貌似有学问的客人为此迢迢万里而来,这件事一定有些道理。

  赞比亚政府与新闻媒介一直在告诫人们必须使用合格的观测工具以避免对眼睛的伤害。已经到了日食的前一天,居然没有足够的观测眼镜来满足大众的需要。后来了

解到,赞比亚只进口了140000副眼镜,远不足以应付需求。原本售价不到一美元的眼镜已被炒到超过五美元,仍然供不应求。在一个乡村小镇上,一个头上顶着装有香烟糖果花生米的小篮子,面貌清秀的七八岁的小女孩走近我,羞怯的指了指悬在我胸前的小望远镜,然后又指了指自己,做了一个想看一看的手势。我取下望远镜,帮助她调好了焦距,指给她看远处的景物。然后我又把望远镜反过来,让她对着我看,小女孩的脸上绽开了灿烂的笑容。突然,她把望远镜又反回去,转了个方向,直接去看太阳,我伸手把望远镜一把劫下来,惊出了冷汗,“ Never look at the sun like that, you hear me? Never! "

  晚上七点三十分,我们终于到达了卢萨卡。晚餐很别致,清一色当地风味。席间,特邀的艺术家们为我们表演了非洲人民祭神的歌舞。当晚的卢萨卡变成了世界的中心,举国上下唯一的话题是第二天的日全食,全城所有能住人的地方全部爆满。由于是几乎提前一年预订的房间,我们住进了一家条件不错的宾馆。

  午夜,临睡前走出宾馆大门。驻足仰望,斜挂南天的十字星座(Southern Cross),璀灿迷人的南域夜空 , 我期待着一个完美的“食”日。

六月二十一日(食日)

  “我不知道大自然中还有什么可以媲美日全食的壮丽辉煌。没有任何文字描述,没有任何摄影图片,能给出完美准确的表达。” -- Patrick More, 英国宇航员

  对许多人来说,目睹日全食是地球上最令人震撼,最使人感动的经历,它深深地触动人们的心弦。喜悦,激动,恐惧,悲哀,尽管科学对这一撼人心魄的天文现象早有解释,日全食出现的片刻总是会释放出强烈神秘难言的感情,不管是对农民还是对科学家。

  上午10时30分,我们按计划乘旅游大巴离开了宾馆。穿过日全食中心线,两小时后到达了将成为我们观测点的Kamilonga农庄。农庄工人为我们准备了大约百多平方米的场地,足够保证我们每个人都有一大块活动空间来安放观测及摄影器材设备。下午13时,农庄派专人封锁了观测场地的入口,以防农工或村里好奇的孩子们影响我们的活动。

  我们几个人收集了17副备用的观测眼镜,随同翻译来到村中。十几个大人另加几十个孩子把我们围在中间,听我们讲解安全正确的观测方法。全村居然没有一副合格的观测眼镜!望着孩子们渴求的目光,我真恨不得能再变出几十副眼镜送给他们每人一个。如果早知道的话......。

  对于我来说,安装摄影设备只花了一点点时间。我随身带了一台加农照相机,外加一个300mm 的长镜头。团内多数人都拥有不同复杂度的天文摄影设备。其中一位来自纽约州的天文爱好者与他的巴西妻子共携带了七套摄影器材。他们拍的两张带有光谱比较的全食照片八月份被选入了世界权威的天文杂志,“Sky & Telescope"。

  我支起了简单的三角架,固定了照相机体,安上专用的强光滤色镜,在月球向前推进的不同阶段拍了一些偏食期间的照片。

Partial Phase

  下午14时40分,月球的阴影已遮盖了太阳表面的 70%,眼睛已能察觉光线开始暗下来。14时50分,距离全食还有19分钟,在位于海拔1163米的我们的观测点,气温开始明显下降。我们的仪器记录下全食过程中的高低温差竟达25华氏度之多。15时整,距离全食还有9分钟,我们听到了蟋蟀的叫声,显然这些小生灵误以为夜幕已经降临。插在观测点边界上的一直在风中飘动的旗子静了下来,风突然完全停了,空气像凝固了一样。

  15时零4分,距离全食还有5分钟,太阳变得有点像新月的月牙。随着迅速消失的光线,给了我们生命与温暖的太阳似乎变得苍白无力,不能再保护自己,似乎正在受到伤害,要离开我们。

  我突然起了几丝莫名的伤感。 无形中,我在心里意识到了我们对庇护我们的太阳,对赐予了我们一切的母亲,感情上有着多么深的依赖。我开始能理解日全食给我们的祖先带来的恐惧。(英文中专用于日食的“食”字,eclipse,本源于希腊文,原意为“抛弃”。)

  谢谢上帝,我们的太阳母亲还会回来的。

  我闭上眼睛,尽量集中一下注意力。我试着想像在这一瞬间浩瀚太空之中正在上演的画面;我看到了我们星系中三个巨大的天体,在精确的引力作用下,正沿着各自的轨道为几分钟后将出现的奇观变换位置;它们已经在各自的轨道上运转了几十亿年;它们只遵循严格的宇宙法则,不知道也没有兴趣知道其中一个天体之上还有人类的活动。它们一直存在在那里,没有人知道它们从何而来,也没有人知道为什么。

  几十亿年前,当宇宙大银幕揭开时,曾经在地面上有过观众吗?几十亿年后,还会有人继续观看吗?

  我听到了宇宙时钟的脚步。

  15时零九分,第二次接触。月球的前部边缘接触了太阳的前部边缘,太阳表面被全部覆盖了。木星出现在了太阳的左下角。平时在阳光下看不到被称做日冕的太阳核心外的大气层围绕着太阳核心形成了美丽的珍珠色的光环,同时,最后几束阳光仍然顽强地透过月球上的峡谷继续射向无垠的空间。突然,太阳核心月球前进方向的边缘上出现了一个光彩夺目的亮点,那是穿过了月球上最深峡谷射向大地的最后一束阳光,就像一粒灿烂的钻石镶嵌在墨蓝色的天穹之上,钻石两侧是飘忽绚丽暗红色跳动的火焰,钻石之外是苍茫奇幻映射八方的珍珠色光环。

  钻石指环,全食开始瞬间最迷人的钻石指环!

  两三秒钟后,钻石指环消失,全食开始。

Totality

  很遗憾,图片无法完全表现全食期间天空中丰富的层次色彩,只能给出一个相对的视觉概念。图片中的日冕呈对称环状,这是太阳黑子活动高峰时日冕的典型图案。 通过大幅度减少摄影曝光量排除掉日冕的影响,这张照片显示了太阳的低层大气。

Chromosphere

  日全食在继续。

  回首四顾,看到的是笼罩在黑暗中朦朦胧胧的大地,意识到的是村寨田野间恍恍惚惚的树影。

  举目望天,珠色光线映照出一穹墨蓝色飘渺的天幕,闪烁寒星托举起一轮变幻中迷离的太阳。

  我不晓得此身何处,是不是还在人间。

  三分三十七秒后。第一束阳光终于穿透月球尾部最深的峡谷射向地球,创造了又一枚琦丽壮观的钻石指环。起初是个极小的亮点,说明谷底狭窄,刹那间,亮点强度迅速增大,如电光,如宝石,几秒钟之后,艳阳重现长空,神光挥洒天际。我使用我的300mm 长镜头拍下了这一奇景。照片错过了最好的时机,且严重曝光过度,但还是能粗略反映这一大自然无与伦比的杰作。

Diamond Ring(1)

  另附一张CNN发布的本次日全食钻石指环的新闻图片。

Diamond Ring(2)

  第三次接触,月球后部边缘超越太阳后部边缘,全食期结束。

  我静静的站在那里,清理一下思绪。很难相信三分三十七秒的时间会这样的短暂。全食期间,我几乎完全失去了方向感,想不到施加在感官上的多方位的冲击竟会来得如此强烈。无论我行前看过多少记录,读过多少资料,没有什么准备可以预示我真正身临其境时将会受到的震撼。

  气温在上升,光线在增强,蓝天下的大地,一切恢复原状。巍巍苍穹之外,茫茫太空之中,月亮,地球,星系,银河,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在各自轨道上静静的继续着它们的万古行程。

  我感到了自身的渺小,我懂得了什么叫永恒。

六月二十二日

  “上帝为我们导演了这场奇观,他想让我们知道他没有忘记我们 ... 我们是幸运的。”--- Dickson Jabeso,卢萨卡当地居民

  早上,当地报纸带来了不少前一天活动的新闻。

  仅赞比亚一个国家就接待了20000名来自世界各地的日全食观测者。连续几天来,进入赞比亚的飞机无一空位,旅店全部满员。食日早上,最后一批来自法国,日本,奥地利,南非的1295位观测者乘七架包机抵达卢萨卡,并已于日全食后当日离去。 六月二十一日赞比亚全国放假一天,政府鼓励人们走出家门,不要错过这一终生难遇的机会。几个月来,全国都在期待着这一天,每个人的愿望都得到了满足;六月二十一日,赞比亚全国晴天,万里无云。

Zambian Children

  “我活这么大从未见过这样的场面” 一位叫Irene Nyirenda的卢萨卡妇女说,“这实在是个历史性事件。等我成了老太太时我也还会谈论它。”食日下午,卢萨卡举城空巷,人们都涌向了飞机场,体育场等空旷场所。赞比亚总统及政府官员也在飞机场观看了日全食。全食进行中,许多人歌唱,舞蹈,狂欢。“实在是太美了!”一位年轻姑娘跳着舞从一个记者旁边经过,走上前拥抱了那位记者,“我太高兴了,我真不敢相信这会是真的!”

  上午晚些时候,我们一行参观了赞比亚国家博物馆,访问了六十年代摆脱英国殖民统治独立运动中的几个重要纪念场所,包括运动领导人卡翁达总统故居。我想起了1873年在勘探赞比亚时病逝的伟大的英国医生,传教士兼探险家David Livingstone的故事。这位死后把心脏取出留在赞比亚,骨灰经国葬后与莎士比亚,牛顿,达而文等伟人并列于伦敦威斯敏斯特大教堂的传奇人物生前身后也备受赞比亚人民的敬重。他大半生在南部非洲的活动把当时欧洲先进的医学教育文化引入了非洲,同时也把非洲介绍给了欧洲殖民列强。人类文化历史的交融充满了矛盾,但文明最终会战胜黑暗,不管黑暗来自于哪一个方向。

  在卢萨卡跳蚤市场作短暂停留后,我们开始动身去机场。

  一般说来,赞比亚人民普遍友善好客。日全食后,我发觉赞比亚人民变得更加友好。所到之处,人们热情问候我们;车行之处,人们远远就向我们招手。历史上第一次,赞比亚迎来这么多客人。或许这次罕见的自然奇观,我们作为赞比亚人民尊贵的客人,会给这块美丽但仍然充满忧患的土地带来好运,带来繁荣。我希望是这样。我真的希望会是这样。

  下午三点,飞机降落在南非首都约翰内斯堡。在一起渡过了难忘的十天后,我们团在此分手了。告别了新的朋友,我独自踏上了下一步的行程。

*****************************************************************************

  半年过去了。

  当我最后静下心准备写下这段经历时,日全食的冲击仍然震撼着我的心灵,瑰丽的场面如在眼前。我觉得似乎是走入另一个世界里渡过了我生命中的那三分多钟。与多数目睹过一次日全食的人一样,在有生之年内我一定还会再去看更多的日全食。

  一定。

  为什么?

  是因为目睹日全食时带来的激动吗?

  我曾经历过许多比看日全食要激动得多的场合 -- 观看家乡球队的比赛,除夕夜在时代广场上狂欢 -- 我喜欢成为这些活动的一部分,但我并不真的怀念它们。

  是因为目睹日全食时带来的神秘感吗?

  的确有许许多多科学无法解答的大自然之迷,但日全食并不包括在内。科学不但对其给出了完美的解释,并能对未来的发生做出分秒不差的预告。至少对你我来说,日全食并不神秘。

  是因为日全食的美丽壮观吗?

  不错,日全食的魅力是独特的,无可比拟的。但任何事物,如果想吸引来自全球各个角落如此众多的人群,使他们甘冒极大的观测失败的风险,一遍又一遍不惜走遍天涯海角,单靠美丽壮观恐怕是不够的。

  我想大概无人知道完整的答案,也可能根本没有完整的答案。早年一位日全食观测者在日记中写下的话或许部分地回答了这个问题。他的话是人人知道的简单事实,但当大自然通过日全食把这简单的事实揭示给我们的时候,它的力量会穿透我们的灵魂:“我想我们都需要经常被提醒宇宙是多么庄严,多么神圣,多么强有力,我们在其中是最伟大的,也是最渺小的。”这也是我的感受。有了这点领悟,应该可以说不虚此行了。

2001.12.18

空间天文网 (http://space.lamost.org)整理

电子邮件 | 留言本 | 设置首页 | 回页顶 | 主页
建议使用800*600以上分辨率的显示器及 IE 5.0 以上浏览器浏览
© Copyright space.lamost.org  2003-2010